劉文海教授
作者: 發布日期: 2017-08-17 瀏覽次數: 來源:



揮毫潑墨,藝無止境


我欲多觀佳作,經典古跡可遇而不可求。遇之必若“決眥入歸鳥”然。今人之佳作,有令我心動者,也作層層剖析,次第突進,宏觀微觀,目鑒心鑒,倘知人之佳者亦有益于已之所得。

觀文海書作有令我心動處,此說并非虛語。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前期一次全國展的評選中,一件藕粉色灑金紙的行書作品吸引了我。幅面不大,字跡清秀,書者陌生。情不自禁偷偷掀起反面一看,競是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,頓覺后生可畏,遂投一票。評選過后,未能消退記憶的,此作是其中之一。這就是劉文海書作給我的第一印象。

真正見到文海其人是在首屆中國書法藝術節上。屆時他已獲“書法十杰”榮譽稱號。雖沒有機會晤談,記得在報告會散場的蒼茫暮色中,一位穿棕褐色皮茄克的青年,高個子,圓臉龐,有一雙大大的明眸,對我說,他就是劉文海。此前我與文海有怎樣的聯系,已經記不起細節來了。這次匆匆謀面,使我將其人與其書有了感性的疊加。在這一階段,文海書作多次在全國性書展中出彩,他開始走上了再求學——專業書法工作者之路。在以后展覽的評選中見到文海的書作,雖少了第一次的驚訝,但更多的是看到了文海穩健的發展軌跡。

現在當觀賞其書法作品時,感到文海對筆法有了更深的認識。在《與友人論書札》中,他寫道:“……任何一門成熟的藝術,都是以豐富的技巧表達形式為前提的。”聯想到他自已彈吉它的感受,寫道:“高手的日課是練習曲,特別是在辦演奏會時。彈奏一首曲子,如果出現雜音,就會消弱作品意境的營造,在這門藝術里技巧的意義似乎更明確。這感悟來自書法創作的積累,更來自內心渴望突破困惑時的探求。正是不斷進取的自由而執著的精神,引領著文海向更深刻更精微的層面去展示自己的藝術品格。

取墨跡的流轉,融刀刻的凌厲,參化帖與碑形質區別進而表現出不同于前代的“帖”的陽剛與“碑”的陰柔,已經成為一種書學的時尚。在這種時尚中,各人具體的取法對象和參照因素或許有所不同。但媒體傳播的頻繁與泛化,相互陶染砥礪,也極易削平各人的風格鋒芒。如何保持和強化個人的特征,并能得到持續性的良好發展,恐怕對每一位有志于有所建樹的書者來說都是不可回避的問題。時代在同化中只將經典的位子留給少數杰出者。

文海能關注筆法問題,并將其提到風格形成的核心地位,這足以保證他在未來階段性的學程中找到提供良好發展的資源。

如果要指出文海現階段的不足,也是筆法嫌得略為簡單。清剛、澀重、疾躍,已經在其書作的形式中得到了展露,此是其優長之處,也非泛泛者能輕易達到。但在更高更大的層面上仍然缺乏渾脫、超拔,大氣的表征。我想隨著技法與學養的不斷含孕吐納,文海會有新的進展,這是一個人的進展,也是一代人的進展。現在年輕的一代對微觀的研究更深入了,這也是發展中呈現出來的新的成長點,我們應該寄厚望于象文海這樣的進取者。




上一篇: 劉明亮教授
章丘校區:山東省濟南市章丘區文博路2號 聯系電話:0531-66778117,66778111
歷下校區: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歷山路36號 聯系電話:0531-86401269
郵政編碼:250013(歷下),250200(章丘)
版權所有 (c)齊魯師范學院 制作維護:齊魯師范學院網絡中心 魯ICP備05016232號-1